喵小七

小黑粉儿❤

亲爱的,我把男友变小了

吹爆!再看一遍,记得转了!

24:

*ooc ooc ooc






    01.


  王昊在一觉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变小了。










    02.


  其实更准确点儿说,是白曜隆在一觉醒来过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男友变小了。




  还好这种变小倒不是物理性质,而是生理性质上的。




  他安慰自己道。










  白曜隆掀开被子,王昊整个身子就包裹在那件被他在前晚,揉得皱皱巴巴的明黄色的卫衣里,像只挣扎在冬眠边缘的小动物似的,软乎乎的趴在那里,口水在被单上糊了一小摊。




  白曜隆捏了捏他露在外面,比他的手掌还小上两圈,属于小朋友的脚丫。




  王昊大概是被他摆弄得有些发痒,哼唧一声就把小短腿又缩回进了卫衣里。




  白曜隆摸了摸王昊肉乎乎的小手,又胡噜了一把他的小脑袋。他忽然发现,好像变小也不是一件太赖的事。




  然后就在他偷偷摸摸,准备把手揉上他屁股的时候,小家伙闷在被窝里,爆发了奶声奶气的一句骂。










  “操你大爷的,白曜隆。”










    03.


  王昊把两条腿藏在衣服下,塞成鼓鼓囊囊的一团,蹲在椅子上吭哧吭哧啃苹果。




  白曜隆坐在他对面理智分析,“你现在应该是七八岁吧。”




  身体变小,胃口也跟着变小,王昊啃了一半就吃不动了。他看了一眼自己胳膊腿儿,讨价还价道。




  “我觉着起码有九岁。”




  白曜隆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同洗漱台的高度差,刚刚王昊和他誓死搏斗,坚决要自己把牙刷够下来,结果还是要靠白曜隆抱起举高才做得到,王昊气得刷牙都比平时用力几分。




  白曜隆点点头,“也是。你发育比较晚。”




  “是你大爷。”




  王昊像是忍了半天,把咬得乱七八糟的苹果往桌上一扔,然后光着脚蹬蹬蹬朝洗手间跑。




  白曜隆从门外探进脑袋,看见他毛绒绒的头顶,背对着自己小小的一个,一瞬间感觉自己父爱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要不要帮忙。”




  小朋友再度气到晕倒,回过头恶狠狠瞪他一眼。




  “不要!”










  白曜隆把门带上,站在门外捂胸口,心都不跳了。




  操。发火都这么可爱。










    04.


  毕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而王昊小朋友别说一套合适的衣服了,连鞋子都没有半只。




  王昊被白曜隆抱在怀里,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商场之中,感觉分外羞耻。他抬手把身后兜帽扣住,趴在白曜隆肩膀上,只留半截小腿在外面荡来荡去。




  他不知道白曜隆从一开始就在那里傻乐个什么劲儿。




  直到白曜隆把他放在童装店的试衣间坐好,拍了拍他的脑袋,认真解释道。




  “没想到我还能提前感受一下养儿子什么感觉。而且我儿子竟然长得和你一模一样!”




  白曜隆的眼睛晶晶亮,看起来真的对父亲角色乐在其中。




  王昊抱着胳膊一脸冷漠,“别想占我便宜,我是不会叫你爸的。”




  






  王昊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4399小游戏一霸,现在对比白曜隆来看,他觉得自己着实要甘拜下风。




  白曜隆绝对是能在芭比换装页面呆上三天三夜,都不嫌累得慌的主。




  在激情购物五小时后,白曜隆两只手里已经提得满满当当。王昊走在他的前面,对他挑的那套屁股后面印着HelloKitty的红色卫衣颇有微词,一路上嘀嘀咕咕。




  走到一半,白曜隆一拍脑袋。




  “哎。忘买样东西。”




  小朋友转过身,像只晃晃悠悠的企鹅,他仰起脑袋看白曜隆,一双眼睛在小脸上忽闪忽闪衬得格外大。




  “忘记什么了?”




  白曜隆蹲下身子,目光便和他平视,白曜隆家长很照顾小朋友的自尊心,他凑到他耳边轻轻问。




  “你现在穿内裤了吗。”




  果不其然,小朋友立刻脸红爆炸,要同番茄匹敌。




  白曜隆笑着捏了一把他的脸蛋。




  “要米老鼠还是海绵宝宝。”










    05.


  白曜隆领着小朋友出商场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机都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




  不出意外是来自李京泽的群发消息:小学同学聚会,速来。




  后面附带的是夜生活一条街某酒吧的定位地址。




  王昊翻了个白眼,“你的小学同学聚会,叫我们参加干嘛。”




  李京泽回答得感天动地,体贴入微,“这不是怕你俩没有小学同学吗,让你们体会一下同学爱。再说喝酒哪还需要理由!”










  白曜隆担心小朋友独自在家没办法照顾自己,王昊害怕老人家在酒局英勇牺牲。于是两个人其乐融融,父慈子孝的一起奔赴战场。




  如果说以前白曜隆和王昊在这种场合中的人气还称得上势均力敌的话,那今儿就可谓是一边倒了。




  刚走进包间,就有一群妖魔鬼怪红男绿女扑上来把王昊揉搓上了三百六十遭,指甲戳得他肉直疼,张口闭口的问。




  “这是你弟弟吗。好可爱。”




  “乖。叫声姐姐听听。”










  弹壳喝得已上三道岭,眯着眼睛凑到王昊面前,喷得他一脸酒气熏天。




  “诶。我就说孩子咋这么眼熟。这长得跟老万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李京泽像是被一语惊醒醉中人,拽着白曜隆的胳膊问,“你俩私生子啊。没想到老万功能还挺齐全嘿。”




  白曜隆这边按住了顺势要揭竿而起的小朋友,那边一前凸后翘波涛汹涌的姑娘又来撞他的杯子。




  王昊看着她眉飞色舞的劲儿,感觉下一秒她就要将七情六欲交付今夜,同白曜隆来一场激情澎湃的生理探讨。




  王昊知道白曜隆这人,在酒局上向来来者不拒,面前是阿猫阿狗,他估计都分不太清。但是此刻他就是挫得牙根痛,恨自己顶着一张八岁小朋友的脸,毫无威慑力。










  恰好逢着白曜隆去洗手间放水,并排的沙发上就剩下他和姑娘俩人。




  小姑娘似乎胜券在握,抽出一支烟咬在嘴里,可是摸来摸去却没找到需要的东西。




  火机就在这时递上唇边。




  小小的火苗跳跃着,小姑娘隔着一层烟雾看清了他的脸,扯着嘴角笑了笑,抬起手便要摸他的脑袋,被他轻巧的闪开。




  姑娘自讨没趣的收回手,冲他一扬下巴。




  “一会儿先送你回家,你是他弟弟?”




  “不是。”




  姑娘翘着腿,掸掉烟灰,乐着问,“那你是他儿子?”




  王昊抬头看了她一眼,“我是他男友。”




  “啊?”




  “真的。”




  小姑娘在他对面叼着烟,王昊在这边叼着一支棒棒糖,脸颊就鼓出小小的一块,他从肚子前面的兜里,摸出未拆封的两盒在姑娘面前晃了晃,“他喜欢草莓味,是变态来的。”




  姑娘瞪着眼睛张了张嘴,一个字儿也没蹦出来。




  “再说,他也不喜欢这样的。”王昊扫了一眼她胸前的峰峦叠嶂,然后一挺小胸脯倍儿骄傲的拍了拍,“他喜欢这样的。”




  






  白曜隆从外面回来,看见王昊陷在沙发角落,含一支粉色糖果。有甜味偷跑嘴边,他探出舌尖轻舔,一下又一下。




  他走过来捏住他软绵绵的脸颊,把小朋友揉得像只气鼓鼓的河豚。




  “张嘴,我看看有没有蛀牙。”




  王昊被他捏得乖乖张圆嘴巴,舌面被染成浅浅的粉红色。白曜隆毫无成年人风范,伸手直接把糖抢了过来,进而顺理成章含进口腔。




  他咂咂嘴,冲他挑了挑眉,“草莓味啊。”




  然后他就看到一旁那本来聊得和他正嗨的姑娘,在三观狂轰乱炸成碎片后,尴尬的抓起手包往一边挪了挪位置。












  也不知道是不是变小的缘故,没多一会儿,王昊就开始靠住他,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




  白曜隆把下巴贴上他的额头,“困了吗。”




  王昊也不回答他,只自顾自的嘟囔,“白曜隆,我好困。”




  白曜隆抱着孩子,跟在场各位挨个打过招呼,说自己要先走一步。李京泽几个不满意的呲了他两句,便放了人。




  临走到门口,白曜隆忽然想起讲文明懂礼貌应该要从小抓起,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示意他,“打招呼。”




  小朋友困得恹恹的,从他的肩头抬起脑袋。




  “阿姨再见。”




  






    06.


  凌晨两点。




  王昊睡得有点儿口干舌燥,自打成为小朋友以后,王昊觉着以前不好意思做的耍赖,似乎变得理所应当,他拱着脑袋往白曜隆怀里钻。




  赖唧唧的说,“想喝水。”




  然而就在这一句脱口而出后,他意识到有些东西好像发生了改变,瞬时一个激灵。




  “哎。我变回来了!”




    白曜隆正蒙头睡得不分昼夜,这下被王昊几巴掌拍醒,也腾的上来了脾气。




    他抬起手臂一把揽住他的腰,让他重新跌回进自己的怀里,仰起脖颈去吻他睡出的一头薄汗,在他小巧的喉结上磨牙。










  “那,现在让我们一起做点成年人爱做的事。”






  




——END










=================




梗来自煎饺的一套图 太可爱了咧。所以写了一段。咯。




小小小男友。





评论

热度(453)

  1. 喵小七24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再看一遍,记得转了!